笑笑生

沙雕预警
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叫张佳乐是个狙击手。


我是支援中东的中国特种兵,是个狙击手。今天执行任务的时候运气不错,蹲到了老美的狙击手。他就在另一个掩体后面,也发现了我。


我们两个都躲在各自的掩体内,不敢露面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们两个却静静的对峙,谁都没敢动。 就在这时,我听到了对面掩体后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,我知道那个老美待不住了,他想跑。


我架好枪,只等他出来送他归西。


他的确出来了,我瞄准头部一枪开了过去。可是刚刚开枪我就后悔了。 因为,他在头盔上绑了一个华为,被我不偏不倚的打中了。


对方也有所准备,在我开枪的一瞬间,也对着我开了一枪,我急忙缩到掩体后,躲过了一劫。


只可惜我这最后一颗子弹浪费了。


老美的确狡猾,居然懂得用华为挡子弹。 我犹豫着,从口袋中掏出战友送我,一直未开机的三星note7。 我点燃一支香烟,考虑了好久,才按下开机键。 三星note7并没有爆炸,这让我长舒了一口气。


我计算了一下我和老美之间的距离,算准了抛物线,然后默默地掏出了我的小米。 中东有时夜晚寒冷,我经常靠它取暖 。


现在,除了取暖,它还可以帮我一个天大的忙。 我翻着小米的电话簿,终于找到了一个号码,备注是三星note7。 我又翻了翻背包,从中掏出一个苹果7,这是我在战场缴获的,现在,也能派上用场。


机会只有一次。这次,不容有失。


刚刚对战之后,老美的狙击手显然处于上风,一直在悄悄地瞄准着我,我并不敢露头。 把手中烟头摁灭,我心一横,成败,在此一举。


躲在掩体后,我将苹果7猛的向上一抛,紧接着在极短的时间内,我将三星note7抛掷到老美藏身之处,另一只手抓起我的小米,拨通了电话。


“轰!”一声巨响,我明显感觉到我的掩体颤了颤。 我默默地掏出了仅剩的最后一根香烟,点燃,深吸。 最终,我赢了。


只因那老美贪心的用瞄准镜看了一眼苹果7,而没有狙掉足以让他失去生命的三星note7。


明天,我的敌人是谁,我是否能继续活着,还是未知。


香烟燃尽,我拿起了仅剩的小米,发了这条评论。 默默地做了许久,我下定决心回去要向指挥官申请一台诺基亚,我还缺个趁手的近战武器。 夕阳下的余晖,我扛着枪,准备回去报道。


有的时候,改变战场的,真的是高科技。


【曦澄】老子名叫江晚吟

澄澄生日快乐,我永远爱澄澄


大清早才发现今天是澄澄生日,上课现肝了一篇文,有些潦草


OC巨多,慎入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蓝曦臣对于江澄一直有些莫名的好感,或许是同为宗主,亦或者是处境差不多。无从得知


有时蓝曦臣会在云深不知处看见他,同为一宗之主,两人也能谈上寥寥几句。


对于蓝曦臣来说,或许这样就满足了吧。


江澄对于蓝曦臣并不讨厌,蓝曦臣为人玲珑却又和金光瑶不同,谦谦君子,三尊之一。


有时候江澄去云深不知处的时候能看见他,能寥寥聊上几句就足矣了。


江澄从不奢望自己会和这样扯上关系。他太过阴冷,傲气凌人


一日,蓝曦臣与平常一样处理宗内事物。


“宗主,宗主不好了!”


蓝曦臣扶了扶额,道:


“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”


“宗主,此事十分重要”


“何事?”蓝曦臣说话时总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或许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能撼动他。


“宗主,前些日子去极北之地夜猎的蓝家子弟全部遇难,包括江家的门生……”


“能联系上吗”蓝曦臣放下手中的笔。


“全部失联,在加上最近极北之地泫阴山迈的异动,恐怕是凶多吉少。”


“罢了,我亲自去一趟。”


“属下马上去安排随行的门生……”


“不必了,我独自前往。这段时间宗门上下全听叔父的,还有此事不要声张”


“是”


蓝曦臣果真是独自前去,只带了朔月和裂冰。


而江澄在听到金凌遇难的瞬间,二话不说抄起三毒就走。


从莲花坞御剑到极北之地泫阴山脉最快也要两个时辰,一路上江澄都在祈祷着金凌不要有事。毕竟金凌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亲人了


江澄御剑到一半路程的时候焉的看见一袭白衣。卷云纹抹额,蓝曦臣……


“怎么怎么巧,他怎么会在这?”


江澄御剑赶上了前面的蓝曦臣,蓝曦臣见到江澄一时也是有些诧异。


“江宗主你这是准备去?”


“我也想问泽芜君这是准备去哪?”


“在下正准备去极北之地……”


“泫阴山脉是吗。”江澄打断了蓝曦臣的话


“莫非江宗主也是?


江澄黑着脸点了点头,看来两人去极北之地都是一个目地,不过有了对方的陪伴,枯燥的路程也没有那么讨厌了。


极北之地寒冷异常,只因底下是一条寒阴灵脉,所以常年寒冷,漫天飘雪。


雪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,漫天雪花飞舞,十分漂流,然而虽景色难得,两人却无心欣赏,江澄满脑子都是金凌,而蓝曦臣……令人看不透,两人各想各的,一路上除了寥寥几句寒暄也没说什么。


两人赶到泫阴山脉时,以是夜晚,月光映在雪地上,泛出银光。只见泫阴山脉上空黑气冲天。定是不祥之兆。


两人对视一眼,纷纷降落在了泫阴山。


“这里这么大,可怎么找?”江澄抱怨了一下


“江宗主,蓝某有个法子,就是不知行不行的通。”


“行了行了你快点说吧。”江澄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他说下去


“蓝某派出的门生中,有一人精通音律,在下吹奏一曲,他若听到则会用身上的竹哨回我。”


“这倒是个好法子,用音律交流,真不愧是蓝家人。”江澄心想


只见蓝曦臣拿出裂冰,吹了一首很短的曲子。曲子很好听,这吹奏的应该是一种暗号什么的。果不其然,在蓝曦臣吹奏不久后,一声清脆的哨鸣,穿透夜空传了出来,蓝曦臣收起裂冰,御剑朝着声音的来源赶去,江澄跟在后面。一言不发。


蓝曦臣带着江澄来到一处山洞。两人进入山洞。洞里一片漆黑,两人默不作声,默默的向前走,蓝曦臣突然感到袖子上一沉。


“这里这么黑,我怕走散了,便不好找。”


蓝曦臣在黑暗中嘴角悄悄的带上了笑,反手便拉过江澄的手,蓝曦臣感觉到江澄没有挣扎。便继续向前走。


其实蓝曦臣怀中有火折子,只不过没拿出来而已。


两人走了一段时间,还是见到了一丝光亮。光亮越来越强,此处是一处洞穴,地上画着一个残破的八卦阵,江澄挣脱开蓝曦臣的手,装作去检查阵法,蓝曦臣见装也去检查阵法。


江澄有些恍惚,刚才在通道里他没挣开蓝曦臣的手,他想挣脱来着,可还是忍不住挣脱开了,或许自己只是贪恋他的温度而已……


突然,地面出现了几条裂纹,一阵飞沙走石,只见一只怪物从地下钻了出来,它形状像一般的野猫,只长着一只眼睛却是三条尾巴


“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
“在下曾偶然在一古书上看见此物名讙,有一种野兽,形像猫,只一只眼,却三尾。”


江澄一手持三毒一手持紫电。


江澄一剑砍在了讙的身上,只是砍出了一到浅浅的划痕。


“靠,这畜牲刀剑不入啊。”


又是几剑下去,讙不过是一点皮外伤。


“蓝曦臣,这怪物有没有什么弱点?”


“眼睛和尾巴,尾巴三条都砍掉就行了。”


江澄将三毒注满灵力,一剑下去,刺瞎了那怪物,然而自己却被三条尾巴打中了,江澄咳出来一口血。


“江宗主,没事吧。”


“没事,缓一下就好。”然而那怪物被刺瞎了眼,攻击却更加狠毒。一时间两人竟有些招架不住


“江宗主,你刺瞎了它的眼睛就等于是砍了他一半的性命,我这边阵法快修复完了。”


蓝曦臣修复阵法不可分心,江澄便扛起来拖住讙的重任。


这讙如此强势,应该是在泫阴山脉着出寒阴地脉修炼多年所导致的,招招狠毒,取人性命,这畜牲,留不得。


僵持了一段时间后,江澄身上有些地方挂了彩,一席紫衣被血染深,那畜牲也好不到哪去,遍体鳞伤,看了刺瞎了它的眼就等同于是卸了它的防御。


“晚吟,退出阵外。”


听见蓝曦臣的声音,江澄瞬间出了阵,阵法内光芒腾起,那讙被越来越强的光给封在了一枚珠子内。江澄一下子没站稳,两眼一黑倒了下去。只不过好像倒在了谁的怀里


等江澄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着蓝曦臣怀里,周围有几个蓝家子弟。


“……金凌呢?”


“舅舅我,我在,你没事吧。”江澄只见金凌一脸焦急的跑了过来。


“你小子长能耐了,看我回去不打断你的腿。”江澄强撑着站了起来,紫电拿手上,看样子是打算打他一顿,金凌闭上眼睛正准备挨打。江澄却只是叹了口气,道:下次别这样了。


“嗯,知道了舅舅。”


突然一阵细微的响动


“金凌小心!”


不知是谁喊的,江澄看到一枚珠子,从金凌的背后飞了过来,正是刚才那封印着讙的珠子。讙拼着全力自爆造成了最后一击


江澄下意识的把金凌护在怀中,自己用身体挡住了全部伤害


“晚吟!”


“舅舅!”


江澄会去保护金凌这是必然的,因为金凌是他唯一一个在世的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。江澄不去保护他,又能去保护谁。


金凌也愣了一瞬间,缓过来时江澄已经倒下,蓝曦臣接住了他。


“舅舅,舅舅”金凌眼眶红了起来,眼泪不争气的淌了下来。他已经失去了小叔叔,不能再失去舅舅啊。


“晚吟,晚吟……”


黑暗中有人叫着他的名字,会不会是蓝曦臣呢,江澄心想


江澄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了莲花坞,旁边的蓝曦臣靠在一旁竟是睡着了。而自己手中,是多了一条抹额,这是,蓝曦臣的……


莫非他也是喜欢自己的,江澄心想,原来不是他自己自作多情……


他也是喜欢自己的……


江澄解下腰间的银铃,塞在了蓝曦臣手里。可银铃好死不死的响了一下,清脆的一声惊起了蓝曦臣。江澄立马躺下装睡。


蓝曦臣醒来后,发现手中多了一枚铃铛,是江澄的……


原来他也一直喜欢自己……


蓝曦臣突然想起那年他来云深不知处的时候,阳光下那人杏眸浅笑,好生漂亮


蓝曦臣俯下身去江澄只感觉嘴上一片清凉,带着蓝涣独有的味道……


“晚吟,晚安”


【曦澄】老子名叫江晚吟

澄澄生日快乐,我永远爱澄澄


大清早才发现今天是澄澄生日,上课现肝了一篇文,有些潦草


OC巨多,慎入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蓝曦臣对于江澄一直有些莫名的好感,或许是同为宗主,亦或者是处境差不多。无从得知


有时蓝曦臣会在云深不知处看见他,同为一宗之主,两人也能谈上寥寥几句。


对于蓝曦臣来说,或许这样就满足了吧。


江澄对于蓝曦臣并不讨厌,蓝曦臣为人玲珑却又和金光瑶不同,谦谦君子,三尊之一。


有时候江澄去云深不知处的时候能看见他,能寥寥聊上几句就足矣了。


江澄从不奢望自己会和这样扯上关系。他太过阴冷,傲气凌人


一日,蓝曦臣与平常一样处理宗内事物。


“宗主,宗主不好了!”


蓝曦臣扶了扶额,道:


“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”


“宗主,此事十分重要”


“何事?”蓝曦臣说话时总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或许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能撼动他。


“宗主,前些日子去极北之地夜猎的蓝家子弟全部遇难,包括江家的门生……”


“能联系上吗”蓝曦臣放下手中的笔。


“全部失联,在加上最近极北之地泫阴山迈的异动,恐怕是凶多吉少。”


“罢了,我亲自去一趟。”


“属下马上去安排随行的门生……”


“不必了,我独自前往。这段时间宗门上下全听叔父的,还有此事不要声张”


“是”


蓝曦臣果真是独自前去,只带了朔月和裂冰。


而江澄在听到金凌遇难的瞬间,二话不说抄起三毒就走。


从莲花坞御剑到极北之地泫阴山脉最快也要两个时辰,一路上江澄都在祈祷着金凌不要有事。毕竟金凌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亲人了


江澄御剑到一半路程的时候焉的看见一袭白衣。卷云纹抹额,蓝曦臣……


“怎么怎么巧,他怎么会在这?”


江澄御剑赶上了前面的蓝曦臣,蓝曦臣见到江澄一时也是有些诧异。


“江宗主你这是准备去?”


“我也想问泽芜君这是准备去哪?”


“在下正准备去极北之地……”


“泫阴山脉是吗。”江澄打断了蓝曦臣的话


“莫非江宗主也是?


江澄黑着脸点了点头,看来两人去极北之地都是一个目地,不过有了对方的陪伴,枯燥的路程也没有那么讨厌了。


极北之地寒冷异常,只因底下是一条寒阴灵脉,所以常年寒冷,漫天飘雪。


雪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,漫天雪花飞舞,十分漂流,然而虽景色难得,两人却无心欣赏,江澄满脑子都是金凌,而蓝曦臣……令人看不透,两人各想各的,一路上除了寥寥几句寒暄也没说什么。


两人赶到泫阴山脉时,以是夜晚,月光映在雪地上,泛出银光。只见泫阴山脉上空黑气冲天。定是不祥之兆。


两人对视一眼,纷纷降落在了泫阴山。


“这里这么大,可怎么找?”江澄抱怨了一下


“江宗主,蓝某有个法子,就是不知行不行的通。”


“行了行了你快点说吧。”江澄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他说下去


“蓝某派出的门生中,有一人精通音律,在下吹奏一曲,他若听到则会用身上的竹哨回我。”


“这倒是个好法子,用音律交流,真不愧是蓝家人。”江澄心想


只见蓝曦臣拿出裂冰,吹了一首很短的曲子。曲子很好听,这吹奏的应该是一种暗号什么的。果不其然,在蓝曦臣吹奏不久后,一声清脆的哨鸣,穿透夜空传了出来,蓝曦臣收起裂冰,御剑朝着声音的来源赶去,江澄跟在后面。一言不发。


蓝曦臣带着江澄来到一处山洞。两人进入山洞。洞里一片漆黑,两人默不作声,默默的向前走,蓝曦臣突然感到袖子上一沉。


“这里这么黑,我怕走散了,便不好找。”


蓝曦臣在黑暗中嘴角悄悄的带上了笑,反手便拉过江澄的手,蓝曦臣感觉到江澄没有挣扎。便继续向前走。


其实蓝曦臣怀中有火折子,只不过没拿出来而已。


两人走了一段时间,还是见到了一丝光亮。光亮越来越强,此处是一处洞穴,地上画着一个残破的八卦阵,江澄挣脱开蓝曦臣的手,装作去检查阵法,蓝曦臣见装也去检查阵法。


江澄有些恍惚,刚才在通道里他没挣开蓝曦臣的手,他想挣脱来着,可还是忍不住挣脱开了,或许自己只是贪恋他的温度而已……


突然,地面出现了几条裂纹,一阵飞沙走石,只见一只怪物从地下钻了出来,它形状像一般的野猫,只长着一只眼睛却是三条尾巴


“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
“在下曾偶然在一古书上看见此物名讙,有一种野兽,形像猫,只一只眼,却三尾。”


江澄一手持三毒一手持紫电。


江澄一剑砍在了讙的身上,只是砍出了一到浅浅的划痕。


“靠,这畜牲刀剑不入啊。”


又是几剑下去,讙不过是一点皮外伤。


“蓝曦臣,这怪物有没有什么弱点?”


“眼睛和尾巴,尾巴三条都砍掉就行了。”


江澄将三毒注满灵力,一剑下去,刺瞎了那怪物,然而自己却被三条尾巴打中了,江澄咳出来一口血。


“江宗主,没事吧。”


“没事,缓一下就好。”然而那怪物被刺瞎了眼,攻击却更加狠毒。一时间两人竟有些招架不住


“江宗主,你刺瞎了它的眼睛就等于是砍了他一半的性命,我这边阵法快修复完了。”


蓝曦臣修复阵法不可分心,江澄便扛起来拖住讙的重任。


这讙如此强势,应该是在泫阴山脉着出寒阴地脉修炼多年所导致的,招招狠毒,取人性命,这畜牲,留不得。


僵持了一段时间后,江澄身上有些地方挂了彩,一席紫衣被血染深,那畜牲也好不到哪去,遍体鳞伤,看了刺瞎了它的眼就等同于是卸了它的防御。


“晚吟,退出阵外。”


听见蓝曦臣的声音,江澄瞬间出了阵,阵法内光芒腾起,那讙被越来越强的光给封在了一枚珠子内。江澄一下子没站稳,两眼一黑倒了下去。只不过好像倒在了谁的怀里


等江澄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着蓝曦臣怀里,周围有几个蓝家子弟。


“……金凌呢?”


“舅舅我,我在,你没事吧。”江澄只见金凌一脸焦急的跑了过来。


“你小子长能耐了,看我回去不打断你的腿。”江澄强撑着站了起来,紫电拿手上,看样子是打算打他一顿,金凌闭上眼睛正准备挨打。江澄却只是叹了口气,道:下次别这样了。


“嗯,知道了舅舅。”


突然一阵细微的响动


“金凌小心!”


不知是谁喊的,江澄看到一枚珠子,从金凌的背后飞了过来,正是刚才那封印着讙的珠子。讙拼着全力自爆造成了最后一击


江澄下意识的把金凌护在怀中,自己用身体挡住了全部伤害


“晚吟!”


“舅舅!”


江澄会去保护金凌这是必然的,因为金凌是他唯一一个在世的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。江澄不去保护他,又能去保护谁。


金凌也愣了一瞬间,缓过来时江澄已经倒下,蓝曦臣接住了他。


“舅舅,舅舅”金凌眼眶红了起来,眼泪不争气的淌了下来。他已经失去了小叔叔,不能再失去舅舅啊。


“晚吟,晚吟……”


黑暗中有人叫着他的名字,会不会是蓝曦臣呢,江澄心想


江澄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了莲花坞,旁边的蓝曦臣靠在一旁竟是睡着了。而自己手中,是多了一条抹额,这是,蓝曦臣的……


莫非他也是喜欢自己的,江澄心想,原来不是他自己自作多情……


他也是喜欢自己的……


江澄解下腰间的银铃,塞在了蓝曦臣手里。可银铃好死不死的响了一下,清脆的一声惊起了蓝曦臣。江澄立马躺下装睡。


蓝曦臣醒来后,发现手中多了一枚铃铛,是江澄的……


用来他也一直喜欢自己……


蓝曦臣突然想起那年他来云深不知处的时候,阳光下那人杏眸浅笑,好生漂亮


蓝曦臣俯下身去江澄只感觉嘴上一片清凉,带着蓝涣独有的味道……


“晚吟,晚安”


【曦澄】如果晚吟是舞蹈区UP主

其实这个是我在B站看了舅的MMD来的灵感(ಡωಡ)hiahiahia


就是个脑洞产物很雷慎入


主cp肯定是曦澄了


私设如山


OCC巨多


你废话怎么这么多,被一把拍飞_(:3」∠❀)_


然后就开始了~( ̄▽ ̄~)~


等等我还要说一句


澄澄生日快乐~


我永远爱澄澄!


————我是分界线————


江澄,字晚吟。舞蹈区知名up猪,B站,微博更是坐拥百万粉丝,嘛,其实当初只是一个小小的舞见,只不过江澄的师兄魏无羡某次机缘巧合之下给他灌了假酒blblbl从此便走上了高速公路这样子


那一年,江澄还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年,刚刚大学毕业还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,他有一个师兄,叫魏无羡,字婴。因为做为师兄魏无羡大他一岁,也打他一届。比他早毕业一年。所以江澄理所当然的去请教了魏无羡。


电话拨通后,响起来一个令江澄熟悉的声音,一时间令江澄五味陈杂。电话另一端的声音没好气的说


“喂 ,谁啊。”


“魏狗怂,你说我是谁。”


“哦,师妹啊~。”


“不要叫我师妹, 话说你现在干什么工作呢。”


“嗯,我啊,就随便开开直播,做做视频,过的还不错。”顺便一提,魏无羡,知名鬼畜区up主


顺便打打游戏。


“哦。”


“诶,对了师妹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,以你的成绩又不是找不到工作……”


“我就随便问问。”然后江澄便在魏无羡的吵嚷中挂了电话,其实江澄只不过是想随便找份挣钱的工作,普通的过过日子,反正他也没有父母,不需要养任何人,大学还是江澄靠着自己的好成绩得到的奖学金,和加上魏无羡辍学打工挣来的钱念完的。


主播,或许是个不错的工作。


然后江澄便干起了主播,这也是他走上不归路的契机。江澄靠着一些积蓄买了一台电脑。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了直播。


最开始因为江澄长的不错,看他直播的人也不少,而且一点就炸的脾气可以说是超级可爱了www,后来江澄觉得也就打打游戏说说话什么的还是很轻松了,小日子过的很是滋润了,养活自己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,当时他也是小有名气了。


后来一次直播中,江澄打着LOL信誓旦旦的对粉丝说:“这把要是打不赢我就跳极乐净土去,说到做到。”其实还是因为江澄直播之前去和魏无羡喝了点酒。


晚吟小娇妻:我家晚吟就是帅!


小仙子:上面的晚吟娇妻明明是我。


看热闹不嫌事大:只有我在意极乐净土吗。


吃瓜群众:上面的+1


吸尘:……


吸尘其实是一个音乐区大佬的小号,大佬大号和名字一样叫蓝曦臣,至于大佬为什么会关注江澄呢 ,可能这就是爱吧(*˘︶˘*).。.:*♡


看热闹不嫌事大:默默希望这把输


吃瓜群众:+1


江澄我老公:+10086


晚吟小娇妻:+身份证号


……


然后我们的江澄居然输了哈哈哈(ಡωಡ)hiahiahia


看热闹不嫌事大:来吧极乐净土


晚吟小娇妻:看戏围观还有别忘了极乐净土


……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契机使的江澄成了一个舞蹈区的UP


后来第二天,江澄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,脑袋一阵阵的疼,他是被一个电话吵醒的。江澄顺手摸过电话


“喂,谁啊”


“哈哈哈,师妹是我啊,我昨天看你直播了,极乐净土不要忘了啊。”


江澄被这句话瞬间惊醒,一个激灵。才想起来晚上说了什么


“魏狗怂你好意思,还不是因为跟你喝酒。”


“诶,师妹这话就不对了,明明是你自己说的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
“滚滚滚,没事的话我挂了。”


“别啊师妹,我可以教你跳极乐净土啊……。”江澄立马挂了电话。


后来江澄还是跳了极乐净土。当然还是魏无羡教的。


蓝大表示:我媳妇就是好看


后来江澄偶然发现,跳舞的视频比开直播还要火。


后来江澄便时不时在微博和B站发一两个舞蹈视频。你以为这就完事了吗?不,当然没有,这只是一个契机。


又是一次直播中,江澄信誓旦旦的说:这把输了我就跳舞,歌曲你们选。


晚吟小娇妻:快点输快点输快点输我要看我老公跳舞


看热闹不嫌事大:我现在的心情和楼上一样。


然后我们的江大大又华丽的输了


晚吟小娇妻:虎视眈眈虎视眈眈虎视眈眈


看热闹不嫌事大:+1


吃瓜:同上上


吸尘:最好是蓝大版本的。


蓝曦臣做为一个音乐区的大佬最近正好翻唱了这首歌,不知道是不是巧合。然而我们的江澄答应了粉丝们有时间就跳。后来江澄看了舞 ,脸都黑了。然后我们的江大直男真的跳了,一脸生无可恋,动作偏偏很到位,骚气的一匹,bgm还是蓝大版本的 ,当时江澄听了蓝大的版本后,第一反应就是,这人声音真好听,后来江澄补了他的所有翻唱已及直播录屏,发现这人不仅声音好听人也一样好看,并用小号关注了他,殊不知蓝曦臣也用小号关注了他。


后来视频发出去后,江澄看见蓝曦臣的转发附带一条评论


蓝曦臣:跳的不错。


还有魏无羡的


魏无羡:哈哈哈师妹你变了。


江澄礼貌的回了蓝曦臣一句谢谢,并且顺便回了魏无羡:魏狗怂信不信我改天带着仙子去你家。


仙子是江澄外甥金凌养的一条哈士奇。


又是一次直播,江澄打着LOL信誓旦旦的又输了,粉丝这次很上道的,要求他唱跳killer lady我们毫不知情的澄澄口头答应了。后来江澄看了视频,瞬间脸黑,当场差点砸了电脑。没办法,谁让江澄宠粉呢。这跳也不是不跳也不是,干脆忍一忍跳了。并且喝了几瓶魏无羡不知多久以前送他的天子笑,就跳了,可能是梁静茹给的力量。当时江澄几乎醉的意识模糊,后来完事直接让魏无羡搞后期了,第二天魏无羡发给他的时候,江澄想都没想就直接发出去了。后来晚上江澄起来的时候,视频已经上了首推,点击量直接破了百万。


江澄看了视频表示:这人是谁我不认识。


视频里的江澄依旧是那一脸禁欲的样子,不同的是脸泛红,因为喝多了。那妖艳的动作啧啧啧,BGM也是江澄自己唱的,用着不太标准的日语。有些地方还带着一些轻微的娇喘。魏无羡还好心的给他配上了这首歌的翻译歌词


无聊的玩笑话 我可没法奉陪啊


「可以随我开心吗?」什麼的 


你在想什麼啊?我想讲的事情


就算你没全听见也要全都理解哦


但可别想看穿我的思考哦


只有我允许的时候你才可以碰我


就一直摇著尾巴等待着吧


叫声什麼的真丢脸耶


才不让你说什麼已经不行了


让我哭出来吧 让我满足吧


不懂什麼叫妖艳的 绝顶滋味啊


好想知道啊 让我知道吧


用满是汗水的手 呐 紧抱住我吧


我才不喜欢什麼应对进退呢 超令人不耐烦的,也要试著装冷淡吗? 


就随你开心吧 哈哈!来 戴上项圈吧


把你绑紧是不是就会变比较安份呢


变得更像我养的狗一点啦,好了听我的命令啦 回答只有一个(汪)对吧


不要叫了安静一点啦


哀号什麼的真丢脸耶


已经不行了什麼的还真没用耶


用你的那双手来迷惑我吧,直到尽头都用尽全力的 来爱我吧


才没被吸引呢 才不同意呢


「不到这里来吗?」 我才不会中招呢


我才不会被你摆布呢 我啊 可是 KiLLER LADY,盲目的是你对吧


你是没有选项的哦


用YES或好来回应吧,很好,做得很好喔♥


叫声什麼的真丢脸耶


才不让你说什麼已经不行了


让我哭出来吧 让我满足吧


不懂什麼叫妖艳的 绝顶滋味啊


啊啊!发出感叹也是种兴趣哦


我可不会再原谅你咯,懂了吗?


等等你有在听吗?


「可以随我开心吗?」什麼的 


……真任性呢


好狡猾哦你 就只有今天


用满是汗水的手 呐…… 紧抱住我吧。 


视频的评论都表示,鼻血横流,一时间评论区血流成河,微博和B站的粉丝涨的那是唰唰的。


(这个MMD超级好看啊,简直让人鼻血横流。)后来江澄偶然发现,那几瓶天子笑过期了。当时江澄硬生生的好几天没直播,在江澄停播期间,收到了一场漫展的邀请。江澄反正无事可做,便去了。


江澄和蓝曦臣见面的契机是一次漫展,漫展主办方邀请了几个知名的人物江澄,蓝曦臣,魏无羡还有魏无羡老攻蓝忘机。


签售的时候,江澄坐在蓝曦臣身边,魏无羡一直不老实的叫着江澄


“师妹师妹,想不到啊,你挺有天赋的”江澄知道他说的自然是那个舞。


“滚滚滚”


于是江澄便专心签售去了,因为有些发烧,所以脸色不是很好。有点乏力。


“你没事吧。”一旁的蓝曦臣用温和的语气说道。


江澄有些诧异,他们似乎从未见过,但是江澄听这声音却莫名耳熟。


江澄看了看旁边的蓝曦臣,道:没事


“不要逞强。”


“都说了没事了。”江澄有些烦躁的说道,随即便继续专心的签售去了。


好不容易签售完的时候,江澄站起来一下子头晕没站稳,一旁的蓝曦臣赶紧扶了一下。


“真的没事吗。”


“真没事。”


当然在一众不知情的腐女眼中这无疑是撒狗粮。


江澄作为漫展主办方请来的嘉宾,又是个舞蹈区知名舞见。自然是要上去表演的。


但是底下的女粉们强烈要求江澄跳killer lady,江澄又不好意思拒绝女粉,只好又跳了一遍killer lady。底下的妹子尖叫声不绝于耳,甚至还有一众流鼻血的。一时间漫展主办方竟是忙不过来


江澄跳舞的时候脸一直红扑扑的,不知是害羞还是什么。BGM放的是江澄当初自己唱的。那妖艳的身姿。纤细的腰肢……


然而下台的时候,江澄眼前一模糊,就要倒下去的时候,蓝曦臣眼疾手快扶住了江澄,没多想打起横抱就走了


腐女们:啊啊啊啊曦澄!!!


魏无羡挂在蓝忘机身上道:二哥哥你说大哥是不是喜欢我师妹啊。


蓝忘机:不知。然后就带走魏无羡继续天天去了


后来蓝曦臣公主抱江澄这段被录成了视频,又血屠了一波全网,虽然江澄知道了之后很纠结。


后来魏无羡给他打电话说


“师妹,我看蓝大哥挺好的,要不你就嫁了吧,我也省心了”


“滚滚滚,仙子警告”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后来蓝曦臣和江澄也有过几次合作,可能是偶然。不过效果还是不错的,江澄对于蓝曦臣也没有一丝厌恶。


这两人直播也经常双排什么的,粉丝表示:甜的不要不要的


直到后来江澄发现,自己好像有点喜欢上蓝曦臣了。单排游戏直播的时候,有时候会走神,阴差阳错的想到蓝曦臣。


江澄一度给自己洗脑,然而效果甚微。


后来魏无羡告诉他,这好办啊,你带他出去喝酒,先灌醉然后强上,蓝家人都是一杯倒。


江澄嘴上说着嫌弃,然而还是照办了


江澄约蓝曦臣去喝酒,只不过他只是想灌醉了探探口风。


谁知蓝曦臣醉了之后直接拉着他去了他家,蓝家人的手劲又不是一般的大。蓝曦臣把江澄带回去后,一把把江澄压在地下。


“晚吟!我喜欢你!!!”


江澄一愣


“傻子我也喜欢你。不过你能不能把我放开。”


江澄被蓝曦臣压在身下,江澄两只手都被蓝曦臣禁锢住,一条腿正好江澄的两腿之间,衣服因为拉拉扯扯也是露出来一大片,蓝曦臣凑到江澄耳畔,热气喷在耳边痒痒的。


“如果我不放呢。”


“你……”


“晚吟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晚吟,我心悦你,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欢了。


很久以前蓝曦臣就一直关注着江澄了,那个即是生活百般不顺也坚强的人。嘴上说着厌恶却比谁对你都好。


江澄一愣。突然想起来那年学校银杏树下的那个人,用来他还记得他啊。


“哼,我也是”江澄的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,但还是让蓝曦臣听了去


之后蓝曦臣干了个爽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ಡωಡ)hiahiahia 小学生文笔不要介意,因为到后面不是很想写了所以很潦草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江澄起来是发现蓝曦臣躺在自己身边,一下子坐了起来,腰还有后面的疼痛让江澄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,现在江澄腿都是软的,后面似乎还残留着什么东西,比如白色的不明液体。


“妈的,蓝曦臣你是用了多大劲。”江澄忍不骂了一句


“嗯,晚吟你不在睡会吗?”说着蓝曦臣一把把江澄拉回自己怀里,两人此时都是什么也没穿,江澄忍不住挪了挪身子。蓝曦臣怀着抱着江澄,江澄干什么他感觉的一清二楚


“别动。”蓝曦臣的话让江澄一愣


江澄愣了一下,又坏心的故意蹭了蹭


“晚吟,你可是在玩火。”


然后蓝曦臣又干了个爽,等江澄醒了已经是晚上了。


“果然蓝家人都是一个样。”


(ಡωಡ)hiahiahia 撒花🌸